【中國旅游報】季海波:讓非遺與旅游更緊密地結合
時間:2019-07-19 來源:中國旅游報 作者:謝逸楷 字號:[ ]

季海波(左)在施工現場指導施工人員

季海波:溫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副主任、浙江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專家、浙江省文瀾講壇客座教授。因不遺余力地保護非遺,曾獲2017年度“感動溫州十大人物”、2018“中國非遺年度人物”等榮譽。


身為溫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副主任的季海波,平時不是在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廳編制非遺系列書籍,就是到鄉下了解非遺傳承情況。前前后后溝通了大半個月,筆者終于在溫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的辦公室中見到了他。 

季海波膚色黝黑,發梢幾抹銀白,邊從容地煮著茶,邊有條不紊地做著自我介紹,初見面,便能讓人感受到文化學者的氣場。他的辦公室布置得很簡單,除了桌椅、必要的辦公用品、書籍之外,沒有其他的裝飾,留白很多。或許對于季海波來說,與非遺面對面打交道的田間地頭、村落人家,才是主要的辦公場所。 

非遺是工作也是生活 

季海波出生于一個非遺家庭,父親是國家級非遺項目提線木偶戲代表性傳承人,母親是浙江省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泰順車木技藝代表性傳承人。“從小父親就對我有兩個要求,一個是在完成功課之后,要背誦唐詩宋詞;另一個是通過雕刻木偶頭,自己賺取零花錢。現在回想起來,這是家庭給我上的重要的一課。”季海波說。 

成年之后,與非遺的緣分延伸到了工作中。九十年代初期,季海波在泰順縣文化館專職攝影工作;2003年國家開展民族民間藝術普查時,他作為影像資料記錄者全程參與;2006年,泰順縣正式成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季海波也被調入非遺保護中心工作,從事非遺發掘和保護的相關工作。 

泰順縣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剛成立時,正值浙江進行非遺大普查,泰順縣也要對全縣非遺“家底”進行梳理,于是季海波和團隊深入到縣里的各個村子,對非遺項目進行田野調查。“那個時候工作強度很大,‘5+2’‘白+黑’,夜以繼日地干是常事。每遇到一個項目,不管好壞,我們都從文字、歷史淵源、村民對它的認同度等維度細致地記錄下來。”季海波說。 

踏實的工作為泰順、溫州非遺的保護和傳承打下了扎實的基礎。僅在浙江省非遺資源大普查期間,季海波就帶領團隊普查非遺線索3.2萬條,項目2738個,共申報國家級非遺名錄6項、省級15項、市級102項、縣級150項。 

家庭的熏陶、工作的接觸,讓季海波對非遺有了更深的理解:“非遺是從過往人們生產生活的技藝中淬煉出的優秀文化,上至天文地理,下至雞毛蒜皮,包羅萬象,但又與人息息相關,是生活的一種形態,可以說非遺就是生活。”

讓廊橋重煥活力 

去年,因對廊橋保護有突出貢獻,季海波被評為2018“中國非遺年度人物”。廊橋,是季海波工作和生活中繞不開的話題。 

“我小時候生活在薛宅橋邊,很喜歡跟小伙伴一起到橋上玩,外地的商販也會在橋上的廊屋里販賣一些物品,廊橋是我童年記憶的載體。”季海波說。上世紀60年代開始,他用相機鏡頭無數次記錄下各種距離、角度下的廊橋。 

工作之后,季海波與廊橋的聯系更為緊密了。如何讓當時已失傳的廊橋建造技藝得以繼續傳承,讓廊橋重煥活力,是他重點關注的領域。2003年,在泰順縣嶺北鄉上洋村的泰福廊橋,季海波發現了傳承的線索,橋梁上“民國38年繩墨董直機”幾個字令他難掩激動之情:“那是我們找到的建造得最晚的一座廊橋,根據橋梁上的信息,我當時推斷造橋人董直機很可能還在世。”

經過大范圍的尋人,季海波團隊終于在嶺北村尾村找到了當時已79歲的木匠師傅董直機。之后,季海波成了董直機家的常客,他看著老人收徒、建橋、傳藝,并對其進行拍攝記錄,一門原本隱匿于山野鄉間、行將消逝的技藝就這樣重新傳承了下來。彼時,對于廊橋的愛已深埋在了季海波的心中。 

2016年,一場臺風暴雨沖垮了薛宅橋、文重橋、文興橋三座百年廊橋,也沖垮了季海波的心防,讓他痛哭流涕。為了讓斷橋重圓,讓記憶中的廊橋重現,在國家文物局的支持下,一場全民救橋修橋的活動在泰順展開。 

那段時間,季海波每天都要往返于三座橋的施工現場,與施工隊、傳承人商量、核對各種各樣的修橋細節。“為了盡可能達到和照片上的橋臺樣子一致,薛宅橋的橋臺返工了3次,文重橋返工5次,橋臺修砌工人都被我‘氣’走了幾批。當時一邊甄別一邊修復,橋臺修復只花了3個月,甄別卻整整用了6個月。”季海波說。在日復一日對細節的“苛求”中,2017年10月,泰順三座國寶級廊橋完成全面修復,并于同年12月舉行了圓橋儀式。 

“隨著保護廊橋相關工作的深入推進,我慢慢意識到廊橋在所有泰順人的心中是一種特殊的鄉愁符號,它承載了獨特的地域文化記憶,可以形成文化上的自信,這也是非遺之于現在人們的意義。保護和傳承非遺,就是為了留住這種文化記憶,激發民眾對于傳統優秀文化的自信。”季海波說。 

非遺不斷被激活 

今年是浙江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的開局之年。季海波認為非遺和旅游更為緊密地結合,既能讓非遺煥發出新的活力,也能增強旅游的吸引力。“非遺和旅游是相輔相成的關系。發展旅游,通過提升硬件設施和增加‘曝光度’有助于非遺的保護和傳播;而將非遺融入旅游則能為旅游帶來更多新奇有趣的體驗。” 

泰順縣大安鄉大丘坪村的發展便是非遺和旅游相輔相成的例證。季海波介紹,大丘坪村有著上百年的手工制陶歷史,曾經村民主要以制作大缸、陶瓶等大型土陶制品為生,隨著時代變遷,土陶市場不再,大丘坪村和制陶技藝逐漸沒落。 

2012年,在大丘坪村考察的時候,季海波無意間看到很多外村年輕人向村民購買陶罐種多肉植物,他心思一動:“何不從改變土陶的使用功能入手來拓寬市場呢?”說干就干,村里熄滅數十年的爐火又重燃了起來,每個月季海波都要進村四五趟協調各種問題。不久,土陶傳習區、土陶制作技藝體驗區、土陶燒制區等陸續開設起來,大丘坪村土陶的名頭逐漸響亮了,來村里旅游、買土陶的人越來越多。去年僅春節長假期間,該村就接待游客3000多人次。 

“‘非遺+旅游’并不是簡單的相加,我們的思路是要讓非遺在旅游目的地被激活,并形成能為游客所分享的各種體驗,進而得到傳承傳播;隨著非遺不斷被激活,也會不斷地提升該旅游目的地的品質。大丘坪村就是這種發展思路的具體體現。”季海波說。 

以該思路為引領,一系列“非遺+旅游”的探索在溫州逐步鋪開。去年,溫州評選出22個市級非遺體驗基地,這些體驗基地同時也是旅游目的地,市民游客在其中既可進行非遺專業技藝培訓,也能進行親子互動式體驗等。 

“我最大的心愿是通過非遺與旅游互相融合發展,讓非遺的保護傳承和傳承人隊伍的建設不會再因市場因素而無法延續。”季海波說。


【返回頂部】【打印本稿】【關閉本頁】
0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人人澡超碰碰中文字幕,六月婷婷-六月丁香在线,久草片免费福利资源站,成人色就去吧五月丁香caoporn,久草中文字幕在线总站